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使命:以人为本,确保服务质量和安全
当医院叫停门诊输液……
27
发表时间:2016-10-14 16:27
  • 【媒体关注】当医院叫停门诊输液……
  • 记者 洪笑然
  • 2014年冬,县第一人民医院输液室的景象。 (通讯员 郑潇琳
  • 如今,县第一人民医院空荡的输液室。 (记者 夏雨 摄)
  • 这张照片拍摄于2014年冬,县第一人民医院的输液室里坐满了打点滴的患者(如图),相信这样的画面大家并不陌生,这也是我国特有的吊瓶森林现象。
  •   静脉输液在传入我国之后于上世纪90年代快速发展,由于其具有给药直接见效快等优势,迅速被就医的病患所接受。感冒发烧输液退热,呼吸道感染输液消炎,孩子病了不输液怕延误病情,就连身体乏累也能输液进补”……输液成了治病的万用良方。近年来中国的输液用量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200330亿瓶,200450亿瓶,200770亿瓶,到2009年变成104亿瓶,现在已成为世界上唯一超过100亿瓶的输液大国。
  •   “104亿瓶,平均到13亿人口,这相当于每个中国人一年里挂了8个吊瓶,远远高于国际上2.5-3.3瓶的平均水平。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朱之鑫曾如此表示。此语一出举国哗然,输液量畸高,一时引起了诸多的关注和热议。
  •   速效背后的高风险
  •   口服、肌肉注射、输液,在这三种治疗手段中输液的风险是最大的。县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钱国表示,由于输液通过静脉给药见效快,十几秒钟就能让血液中的药物浓度达到有效范围,但这种优势也隐藏着巨大的风险。因为这种给药方式需要严格的无菌处理,如果药液在生产或储藏过程中被污染,或者针刺部位的皮肤没有消毒好,就有可能让病毒、病菌进入体内,轻则引起局部发炎,重则病原体随着血液扩散到全身,引起败血症,会有生命危险。如果医疗环境中不能做到完全无菌,则会导致交叉感染。
  •   输液也比口服药物更容易出现药物不良反应,特别是过敏反应。如果是口服,药物中能引起过敏的杂质可能就在消化道中被消化掉,或无法被身体吸收,而肌肉注射等注射方式,因所给药物的剂量较小,也不太容易发生药物不良反应,但是输液时这些杂质却直接进入了血液,严重的能引起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有医生表示药物不良反应最终还是药物本身的原因,但是静脉滴注导致了这种不良反应的加剧。
  •   任何质量好的注射剂都达不到理想的零微粒标准,注射剂微粒会在体内积蓄,常输液的人体内会长肉芽肿。人的肉眼可以看到直径在50微米以上的微粒,而恰恰是那些直径在2-50微米之间,肉眼看不见,会移动,不能在体内代谢的有害微粒进入血管,导致了各种输液污染病。
  •   北京某医院在对吊瓶检查中发现,在1毫升20%甘露醇药液中,可查出粒径4-30微米的微粒598个。在1毫升50%葡萄糖加入青霉素的药液中可检出粒径2-16微米的微粒542个,500毫升药液中就会有 20万个微粒。由于人体最小的毛细血管的直径只有4-7微米,如果经常打吊瓶,药液中超过4微米的微粒就会蓄积在心、肺、肝、肾、肌肉、皮肤等毛细血管中,长此下去,就会直接造成微血管血栓、出血及静脉压增高、肺动脉高压、肺纤维化并致癌。微粒堵积还会引起局部供血不足、组织缺血、缺氧、水肿和炎症、过敏等。随输液进入人体中的大量微粒被巨噬细胞吞噬后,可使巨噬细胞增大,形成肉芽肿。
  •   此外,如果输入致热物质、输液瓶清洁灭菌不完善或者被污染等原因,都会导致病人发冷、打寒战和发热;如果输液速度过快,短时间内输入过多液体,循环血容量急剧增加,可能导致心脏负担过重而引起水肿,严重者有生命危险;输液对血管也是一种刺激,长期输液常会导致静脉发炎,出现红肿疼痛、局部体温升高,甚至硬化等。
  •   记者在搜索引擎中输入输液事故四个字,满屏幕都是各地输液致死的案例。
  •   其实在输液室里,每天都有一两个产生输液反应的病人。如果日输液人数多,这个数字还会大些。钱国坦言道,输液反应跟病人的身体状况、配入禁制、药剂用量、先后顺序、输液速度、环境等等因素都有关,这风险是没法完全规避的。
  •   医院的纠偏之路
  •   什么样的病人需要输液?专家表明,输液是急救患者、重症患者和不能进食的患者使用的最后给药方式。因此,有以下情况才可输液:大出血、休克、严重烧伤的患者;剧烈恶心、呕吐、腹泻的患者;不能经口进食的患者、吞咽困难及胃肠吸收障碍的患者;严重感染、水肿的患者;外用药无效时; 药物伤害组织时等。钱国也曾在采访中说到:对于普通疾病,输液和口服效果一样,而且输液配药一般价格偏高,对病人来说并不是经济的选择。
  •   实际上,现实状况与医学理论完全背道而驰,过度输液和全民对输液的迷信形成了恶性循环——无论大病小病,先来一瓶再说。
  •   但是近年来随着输液种种弊端被摆上台面,这一话题热度不断上升,越来越多医院开始反思并向遏制过度输液的方向探索。早在2012年,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二院就率先在全国取消了门诊输液和门诊静脉使用抗菌药物。很快,北大医院、浙大一院、中国医科大航空总医院等医疗机构相继宣布取消普通门诊静脉输液。
  •   很快,一场关于禁止医院门诊输液的暗战在全国范围内酝酿而起。2014818日,安徽省卫计委发文列出了门急诊53种不需输液疾病清单。201511月,江苏省卫计委发文要求20166月起二级以上医疗机构(除儿童医院)门诊停止抗菌药物输液,2016年年底二级以上医疗机构门诊停止静脉输液。    
  •   20161月,浙江省卫计委下发通知,要求逐步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2016222日,江西省卫计委发文要求加强门诊输液管理,从严控制门诊输液尤其是门诊抗菌药物输液治疗。   
  •   截至目前,至少有超过5个省份的省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发文明确严控或禁止二级以上医疗机构门诊输液。而自主决定停止门诊输液的医院则越来越多。
  •   综合医院输液室人满为患基本上是中国社会共同存在的棘手难题,我县医院也不例外。2015年之前,县第一人民医院日输液量达1200多人次。输液室是医院最忙碌的地方之一,不说26名护士上班时间忙得一刻也不得停歇,很多时候就连她们的下班时间和休息日也要贡献出来。为此,输液室专门成立了名为志愿七小时的志愿服务项目,号召全科护士利用休息时间每月义务工作一天,并得到了该院护理部的大力支持。志愿服务取得了一定效果,医务人员的工作压力有所缓解,患者输液等待时间有所减少,但是治标无法治本,由于输液人数众多,患者们的就医体验仍不算好——在高峰期,输液的排队等待时间至少在半小时以上。
  •   从去年起,县一医院开始从源头上解决问题,以能吃药就不打针,能打针就不输液的原则控制输液量。输液室的宣传栏上多了输液危害性的介绍,医护人员也时常对患者进行相关方面的宣教。据输液室护士长史金娅介绍,到今年上半年,日输液量已减少到500人次,输液室的护士也相应地减少到20名。
  •   67日早上9点,正是输液高峰期,记者在成人输液区发现近一半的座位上坐着正在打吊针的患者,而隔壁的儿童输液区里人数更多些,儿童和陪护的家长坐满了三分之二的座位。采取限制以后,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跟去年同期相比,患者已经少了一半多了。以前成人输液区基本是满的。史金娅说,不用长时间等待,受益的不仅是患者,限制输液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疗资源紧张的状况,让我们能腾出更多的人手投入其他岗位,医院和患者都松了一口气。
  •   今年615日,根据省卫计委的要求,该院全面停止门诊输液,仅保留儿科和急诊输液。医院方面表示,取消门诊输液不是靠行政命令搞一刀切 对于像严重脱水或者危急症之类的确需要输液治疗的病人,可转到急诊接受输液;儿科资源不全,分级诊疗制度还没形成,而且儿童情况比较特殊,对体液流失反应比较敏感,如果孩子是腹泻、脱水,不能及时输液,那么可能会引发其他病症。在取消门诊输液的同时,医院也建立起了一套严格的输液审核流程。如果医生诊断病人需要进行输液,必须提交一份输液申请表并具明理由,只有病人的病情与输液指征相符时,才能通过审核。
  •   大刀阔斧的整顿,其效果是显著的。截至目前,输液禁令已实行四个月。近日,记者再次来到输液室,发现只有靠外的几排座位上三三两两地坐着几位输液患者,儿童输液区情况也大致相同。据史金娅介绍,现在日输液量在原先的基础上下降到300多人次,大部分市民还是比较配合这项工作的。
  •   政策落实刚柔并济,县第一人民医院除了严格把关之外,更多的是体贴的劝说。打吊针的患者少了,输液室里的护士并没有闲下来,她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向不理解、不配合患者解释和劝导。对输液的错误认识已经根深蒂固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过来的。如果单是限制输液而不进行原由讲解,容易引发不满情绪。史金娅说。这样的思想成了全院的共识。在门诊的医生即便看诊再忙,也不吝时间耐心向患者解释。确实有碰到过非得要输液的患者,但我们多说几遍把道理说透,他也知道这事归根结底是为自己好,也就不那么拗了。一位呼吸内科的医生表示。同时,医院走廊的宣传牌也换上了这些疾病不需要输液之类的介绍内容,尽量提高患者知晓率。记者在医院随机采访了几位患者,基本都表示有听说或者体验过输液禁令,对于医院这种有温度政策执行方式大家也是颇为赞赏也表示愿意配合。去年我们自主实行输液限制的时候,还有病人早上被劝下了,晚上又跑到急诊要求输液的。但这几个月来,基本没有出现这种现象,我们花下去的时间和精力还是有用的。史金娅说。
  •   医疗改革的试金石
  •   取消门诊输液,这是在现实阵痛之后出现的挽救之法,除了减少相关的医疗事故以外,对医疗改革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   输液在中国的普遍可以说是跟抗生素的滥用分不开的。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抗生素在医院内使用率是30%。在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医院内使用率是22%-25%,近5年在中国医院的使用率在67%到82%之间。而且长时期以来人们已经习惯了把抗生素当做家庭的常备药,以至于稍有头疼脑热人们就要使用抗生素。滥用抗生素的后果就是会产生耐药性极强的超级细菌,一旦细菌致病导致无药可医。
  •   动辄就输液的习惯滋生了以药补医的市场,静脉注射抗菌药物的高价则促使更多医院和医生走上这条创收之路 例如一支青霉素,进行肌肉注射只需几元,但如果进行输液则要几十元乃至上百元,这个差价就有近10倍。在这种大环境下谈限用抗生素是无力的。而现在全国多地叫停门诊输液,这种直截了当的方式,也意味着医疗系统和社会开始向滥用抗生素说不,这是一次积极纠偏的行动,降低患者医疗费用的同时也将对为人诟病已久的以药补医起到一定的矫正作用。
  •   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门可罗雀,是各地区面临的又一难题。医疗资源严重浪费,而百姓却看病困难。王岩的外婆曾因呼吸道疾病需要住院治疗,但被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告知病床全满,最快的也要等到四天以后。没想到现在光是住院就要托关系了。王岩无奈道。三级医院一床难求,乡镇卫生院里,病床却长期空置。
  •   针对该问题,2013年,我县试水医联体,通过大医院联姻小医院,整合区域内医疗资源,将专家和技术下送,以引导患者分层次就医。此次限制门诊输液,可以让一些确需输液且病情许可的患者,带着治疗方案,下沉到基层诊疗单位,客观上可以推动医联体双向转诊制度和分级诊疗制度的落实,从而减轻县一医院的门诊压力,并有利于形成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的就医新格局。
  •   业内人士认为,看病难,看病贵,关系到百姓切身利益,也是一直以来医改着力解决的重点问题。医患关系紧张也与这两个问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取消门诊输液得到全面落实,大医院的病人向小医院分流,合理用药、合理治疗取代过度医疗,那么医患矛盾也会在相当程度上得到缓解。
  •   当医疗单位不被眼前利益所左右,遵循政府政策甚至行动先于政策,真正成为医改的参与者和执行者,那么不久的将来不仅中国特有的吊瓶森林会消失,路长且阻的医改也必定会取得成功。

微信扫一扫